如何以“即使知道眼前这位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权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发布日期:2021-10-31 16:10    点击次数:75

即使我知道这个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掌权,我也会和他离婚。

没有其他原因。

我选择了剧透,而不是放弃离婚。

01

“我知道你是来拆散我的婚姻的。”

他面前的年轻人看起来很帅,眼睛里泛着一点红色,眼神里充满怨恨和决绝。

“我自然知道,慕容大小姐看不上我这个废物,”他冷笑道,“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别骗了……”

我举手打断了他的话:“等等,我有事要告诉你。”

巢维:“?”

我:“其实你是小说里的男主角。”

巢维:“??"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由于他的惊愕,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不是跟你开玩笑。”

“一年后,你原本废除的精神根基将会恢复。”

“十八年后,你是这片大陆的主人。”

“哦,对了,和你在一起,对你全心全意的小女孩,有上帝的血。”

巢维沉默了很久,深深地看着我:“慕容楚楚,你不用可怜我。”

我:“?我可怜你?我也是?”

巢维苦笑了一下:“如果你不可怜我,你怎么能编这些荒诞的故事给我听呢?”

我:“我不是,我不是。我向上帝发誓,我告诉了你真相。”

巢维:“如果我像你说的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和我断绝婚姻关系?”

我:“因为我是女配。”

巢维:“?”

我:“女配!女配角!你没听说过吗?”

我:“我的使命就是和你断婚,惹你生气,从而重拾追求事业的动力,走上人生巅峰,嫁给神仙姐姐。”

巢维:“...”

魏像傻子一样看着我:“再见。”

无奈之下,我抓住他的袖子,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们打赌!”

巢维:“你在赌什么?”

我:“如果我所说的都没有实现,我继承的所有财产都将是你的。”

巢维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血契约,你很容易毁约。”

我对自己说:“什么是血契?”?这东西是怎么工作的?

我说,“血...血液契约当然可以存在,但你想赌什么?”

巢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

直视我就像一个笑话,一种挑衅:“我的世界分成了你的一半,怎么样?”

巢维:“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的上帝……”

巢维:“?”

我:“有这么好的东西!来啊!!我们现在就签合同吧!!"

02

我一小时前穿的。

当我发现自己穿的是掌权的慕容家漂亮又有才华的小女儿时,我欣喜若狂。

然而,在下一刻,我欣喜若狂地按下了暂停键。

该死的!!我为什么要戴在一个邪恶的女人身上!!

当我翻阅刻在脑海里的慕容楚楚的人生轨迹时,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慕容楚楚,女,是慕容家最小的女儿。

才华横溢,外表美丽。

这个慕容小姐唯一的缺点就是眼睛不太好。

当她得知自己的未婚夫巢维已经嫁给了她,她已经没有了精神,成了一个瘸子,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婚。

...然后就没有事后的想法了。

一年后,巢维恢复了精神力量,一步步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娶了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而慕容楚楚的下场就惨了。

十年后,天下大乱,慕容世家失势。作为慕容氏的掌上明珠,慕容楚楚自然失去了一切,最终战死沙场。

看着这段记忆,我吓坏了,问身边的女仆:“我现在要去哪里?”

女仆:“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们当然要离婚了。”

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憋气:“什么?来啊!快回去!!"

女仆:“小姐,你在说什么?我们开了三天三夜的车,离贾伟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我:“…”

女仆:“还有,小姐,你忘了吗?你以前给卫老爷家寄过离婚书,今天只是走个形式。”

我只是觉得眼前一黑。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想了很多。

首先,这段婚姻肯定会被取消。

不说别的,如果我不退婚,威宁会第一个把我撕了。

哦,威宁儿是魏国的官方比赛。

看着书里面的设定表,这个有着仙血的姐姐估计一挥手就能把我压死。作为一个凡人,我选择了立即逃离。

但是如果我退婚了,我会狠狠地得罪巢维,然后我会去一路狂奔,把慕容楚楚的结局搞得一塌糊涂。

妈的,这对夫妻,真的很难伺候。

看到离贾伟的距离越来越近,我闭着眼睛,心是水平的。我的心说要拍什么故事。我现在要举起桌子。

巢维?哦,这只是一本小说。我是一个高贵的立体人!

等等我,我来给你糟蹋了。

03

血亲,也就是以血为契,双方都不能背叛。

背叛了血脉契约,就算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修炼之神来了,也只会是死路一条。

“想不到慕容的小女儿连什么是血契都不知道。”巢维的眼睛充满挑衅。“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做血契?”

我真诚地鞠躬:“我被教了,谢谢。”

巢维:“?”

我语重心长地说:“血液契约的第一步是什么...?"

魏看我的样子很复杂,但他最后回答说:“第一步是立誓言。”

我:“我们之前不是预约过吗?”

巢维的声音带着些许自嘲:“我记得,如果18年后我没有成为这片大陆的主人,你继承的所有财产都将属于我。”

我...另一半呢?”

魏翔在讲一个笑话:“恰恰相反,我的世界会给你一半。”

我正要说是,但转念一想,我的穿越可能会产生蝴蝶效应。人行道:“等等。”

魏扬起了眉毛。“怎么,你想反悔吗?”

我:“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能把时间限制延长一点吗?”

巢维:“是的,50年怎么样?”

我:“五十年?”会不会太久?这个演员怕他不把我分成半个世界?

巢维:“为什么,有问题吗?”

我:“不不不没问题,请继续。”

巢维:“血液合同的第二步是设定限制条件。”

我:“资历?”

巢维看着我腰间的昂贵宝剑,指着地道:“比如说,就算赌输了,也不能和背后强大的势力互相伤害。”

我:“!这很好!快加!”

巢维:“?”

我:“不管赌前赌后,我们都不能以任何方式伤害对方,不管谁赢谁输,怎么样?”

巢维看上去有点不对劲。几秒钟后,他点点头:“下一步是最后一步。”

签完血合同,我只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

天啊,两小时前我还在担心我的生活。

现在,就在与巢维会面后的两刻钟,我只需要等待胜利。

生活有起有落,但仅此而已。

“慕容楚楚。”

我刚从欣喜中回过神来,却发现魏国还站在我面前。

我吞了句,“你怎么不走?”问:“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巢维的脸色变了好几次,最后定下了一个有点尴尬的表情:“谢谢。”

天啊,这个傻小子以为我对他有礼貌。

我语重心长地说,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我应该谢谢你。”

谁看起来更尴尬。

当他转身走到门口,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时,他转过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慕容楚楚,我感谢你的好意,”他咬着牙齿,“但如果我最后赢了赌注,我会全额归还你的那份家产。”

我:“?”

我想了一下,平静地回答:“这是你的自由。”

我:“但如果我赌赢了,我永远不会还你那一半世界。”

巢维...?"

我笑着补充道:“当然,是的,不,是的。”

04

一回到慕容家,就遇到了一个极其漂亮的大姐姐。

“真奇怪,那小子竟然老老实实被你离婚了。明明,你用了什么手段?”

当慕容小姐的第二任妻子慕容小姐问起时,我的脸不由红了:“没有他,只是口才。”

慕容怀疑地上下打量我,最后把视线定格在我的左手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迅速抓住了我的手。

当她看到手掌上的伤疤时,她看起来很不对劲:“血契?”

我:??看到疤痕怎么看待血?

她的眼睛变冷了。“你签了什么血液合同?”

我刚要编点东西糊弄过去,却见慕容悠悠地住在我手腕上,一道金光突然出现。

然后我看着血契的内容实事求是地出现在空里。

我:哦,完成球。

05

“慕容楚楚,你疯了吗?”

我爸爸...哦,不,慕容楚楚的爸爸和所有的长辈一起站在我面前。

“明明,”慕容老爷子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感。“我看你以前很有天赋,而且我还生了给你慕容家族照顾的想法……”。

“但是根据你和那小子的血脉契约,如果我把慕容家族托付给你,他们中不会有一半落入他的手中?”

站在一旁的慕容忍不住生气了:“慕容楚楚,你怎么这么糊涂!”

看着慕容家主和慕容的愤怒,我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我的言语治疗。

在被护送到大厅的路上,我已经在脑壳里翻遍了慕容家族的所有资料,做了一个速写。

我:“我承认,我其实是在强迫自己。”

慕容家少爷:“?”

长老们:“??"

我:“如今的慕容家族看似大到不能倒,其实早就被各种疾病所困扰。”

我:“所以,我想创造我自己的世界。”

慕容家的主人生气地笑了。“你是说,你还是不喜欢慕容家族的这份家业?”

我吞了句“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说:“我女儿肯定不是故意的。”

“但是现在,慕容家族经历了几千年的风雨,其固有的弊病也积累了下来。如果你想纠正它,它会伤害你的骨头。”

“比如说...我们的初衷是,所有年轻人都看自己的实力,但有些长辈却愿意手握自己的权威,为孙辈谋利。”

大厅里有片刻的寂静。

我气得长老气得满脸通红:“慕容家正殿,能不能让你的小丫头片子放肆一下?”!是胡的一个流派..."

“够了。”

慕容家的主人没有理会还没闭嘴的长老,而是看着我说:“继续。”

我:“慕容家虽然看起来还是花花绿绿,但任何风雨波折都会让慕容家陷入危机,甚至崩溃。”

“所以,与其轻易继承家族事业,不如自己闯出一条路,然后庇护慕容氏家族免受风雨。”

慕容一家人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给了我一个混合的微笑:“楚楚,你真懂事。”

当时我都认不出是赞美还是得到了。

慕容家的主人接着说:“既然你这么想被逼,我作为父亲,必须帮你一把。”

我心里莫名地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06

“我刚刚签了一份血契!别把我赶出家门!”

慕容家没有变脸:“第一,这不是被赶出家门,而是出去体验。”

“第二,我让你出去体验,不是因为你和那个贾伟男孩签了血合同,而是因为你刚才说的话。”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会帮你一把,让你有所作为。”

慕容师傅挥挥手,一道强光朝我射来。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拿,却看到手里拿着一个文具一样的东西。

“这是玄青门的邀请函。你妈妈和我认为出去审判太危险了。我们只是想让你平安长大,所以就把这封邀请函给憋了。”

“可是我今天要来,可是我对你妈迂腐。”

听到慕容师傅的话,他周围的人都一片哗然。

“玄青门邀请了慕容楚楚?”

“那是玄青门……”

“如果你问我,三小姐虽然行事莽撞,但她的修养天赋是毋庸置疑的。”

刚才被我惹恼的三位长老气愤地说:“你们真是一帮墙头草。“这部被宠坏的小女孩电影即使去了玄青门,过两天也会哭着回来。”

大厅安静了一会儿,另一位长老半开玩笑地反驳道:“第三位,你答应过的,你向玄青门仙尊学习了吗?”

这一次,大厅里的寂静持续了更长时间。

三位长老涨红了脸,只狠狠地丢下一句“我们走着瞧”,然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我:这个人打破了防御,属于它。

慕容师傅看着我说:“楚楚,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收拾好行李,准备上路。”

我:“…”

是我自己打破了防御。

07

在将各种生活必需品收纳进具有空收纳功能的全新玉佩的同时,我在心里默默哀嚎。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想做一个躺赢的咸鱼伴侣!

“楚楚。”

我回头一看,慕容站在我家门口。

她看起来有点尴尬,但她终于走上前来,在我面前拿了一张卡片。

“这附近有1000张钞票和500万灵石。”

我看过一个小场景。宝物相当于人民币,而灵石在修仙领域相当于人民币。

在这个房价不暴涨的时代,这点钱足够我在人间帝都买八个四合院,在神仙世界买三套房。

这是一笔巨款,我真傻。

我故作镇定:“姐姐,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慕容云:“妈妈让我给你的。你知道,她不信任你。”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如果你路上缺钱,给我发个短信。”

之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只说了一句:“以后签血液合同不要这么迷茫。

问题是,慕容夫人刚刚给了我旅行的零钱。

虽然慕容是我开始这次强制审判的导火索,但是看着我手里的金卡,我的心里止不住的哭泣。

08

如果把修仙比作学术,那么玄青门就是中国的清华北大,英美的哈佛剑桥,魔法世界的霍格沃茨。

我看了看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不,是邀请函。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叹息:慕容楚楚,真看不出你还是个他妈的王者。

慕容楚是劳斯莱斯之王,这很好,这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是我是个对修仙一窍不通的麻瓜。

在一个租来的训练场,我的心交叉了,我拔出了腰间的剑。

正如原著所说,修仙的第一步,就是飞上御剑。

我看着薄薄的刀刃,心直了。

这么瘦,你确定这是一把御剑,不是突破人类极限?

我和剑对视了很久,然后把它推回鞘里。

...修仙的第一步对我来说似乎有点太早了。

09

剑入鞘后,我沉默了一会儿。我盘腿坐着,按照原著描述的修炼方法屏住呼吸。

...然后什么都没发生。

按照长期政策,我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约感觉身边又多了几道金光在循环。

我几乎下意识地伸手去拿其中一个。

绿色的金色光芒,然后一片纯白充斥了我的视线。

就在我怀疑自己走火入魔的时候,一个写着无数字迹的面板在我面前摊开。

定睛一看,第一行写的是“十条未读消息”,下一行写的是“本月(待上线)不朽事件热榜”。

我:???

这是什么?秀贤街互联网?

10

我点开了未读的新闻,然后震惊的发现慕容家族中有家族集团,名字非常直白“慕容府”。

好在团名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不然我也不会怀疑自己穿不穿书。

我浏览了慕容楚楚的留言记录。

慕容师傅转发了几个微信官方账号...不是,是各路神仙写的文章,但是慕容夫人问她有没有足够的衣服和各种私人物品。

慕容发了一个剑谱封面,后面是一行“这个剑谱你学会了吗?”

...多么恐怖的慕容。

我正要关掉留言,她就发了一条新的。

慕容云:(私聊)为什么读不回去?

我吓得魂不附体。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聊天软件都有失去人性的功能,无法回读?!

我:(私聊)这剑法我还在学,还没看懂。

慕容:(私聊)哦,我先去看看,然后离开。

我战战兢兢地关掉了聊天框,然后回复了我看过的所有其他消息。

11

低头看新闻记录,我只感觉到了瓜田的气息。

首先是来自魏国的消息。

聊天框里,慕容楚楚用很官方的语气发了一份关于退婚的协议,巢维回复了一个问号。

此时,两人聊完了。

我:这封离婚信就是这样寄的。这两个人挺时髦的。

我:...

我:不,准确的说,整个修仙界都很时尚。

再往下翻,就在退婚的那天,书中另一个有名的贵族儿子给慕容楚楚送来了一本充满爱意的求爱书。

慕容楚的回复也很诚恳,只是一个“滚”字。

我:对,是慕容楚楚,一直被拖着。

再往下,有各种修仙群聊。我随机点开了一个名为“剑修炼趋势研究及未来方向分析”的群聊,看了三秒,然后默默退出。

什么事?我完全不能理解。

与本名为备注的家族群体相比,各类修仙交流群中的群体成员几乎都使用匿名或昵称。

毕竟就算是修仙界,也没有人的真名会被称为“万万三千苔”。

在嘲笑第二中学的孩子的名字之前,我劈头盖脸地说了一下慕容楚楚给自己起的外号。

“十步杀一人”。

我:?

慕容楚楚,你的脑子是不是有点危险?

12

这一刻,我瞥见了“万万三千苔”发来的一组消息。

万万三青丝:(群聊)锻造体五年前锻造,地基三年前建好,现在是丹。坐标临安城,三公里内,可以来家里用御剑辅导。上课时间为1000灵石/小时。如果需要帮助突破,会适当提高价格。

我:???

最高日:(群聊)?两年的丹?骗子。

宛宛3000摩斯:(群聊)私聊可以证明自己。

然后群聊又沉默了。

我正要关掉群聊,突然一道光闪过。

这不正是我迫切需要修仙的吗?!

13

我满怀激情地打开了婠婠三千苔的聊天框,然后看着慕容楚楚的外号“十步杀一人”,陷入了沉默。

我:...

你做梦去吧。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十步杀一人:(私聊)你好,你上网课吗?

宛宛3000摩斯:(私聊)上网课?

我:...差点忘了我穿书。

十步杀一人:(私聊)就是远程聊天教学。

婉婉三千苔:(私聊)我明白了,是的。

宛宛3000莫斯:(私下聊天)我们现在开始好吗?你可以告诉我保持安静。

我:?

十步杀一人:(私聊)是不是太快了?

婉婉三千苔:(私聊)我缺钱。

我:...

这个会不会有点太真诚了?

想到金卡里的余额,很热情地说:(私聊)开始吧。

14

悄悄的:“好,现在开始充电吧。”

平静地:“你有什么问题?”

我:“嗯,我忘了怎么修仙了。”

安静地...?"

平静地:“你能说得更详细一点吗?你现在有什么成就?”

我:“等等。”让我翻一翻那套小说。

我:“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我现在是徐丹。”

静静:“徐丹是什么?”

我就像一个被老师点名的人渣:“嗯?”

静静的:“初级阶段,中级阶段,高级阶段,宗辰,你在哪个阶段?”

我:...这本背景书中没有写。

我:“对不起,我忘了。”

悄悄的:“啊,你能忘了这个吗?”

——待定——

考试马上就要到了。我在最后一刻开始赶作业+补习。更新时间不确定。谢谢你的支持。下个月完成工作后,我会尽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