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喜欢看小说吗-是那种很甜很浪漫的那种
发布日期:2021-10-31 14:50    点击次数:153

闪电闪,雨冷,秋深。

半山腰别墅的窗口站着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纱窗飘动着,他穿着白色的衣服,没有人能窥探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

“秦少……”

在那个人的背后站着一排谨慎的仆人。

“找不到吗?”

“我们找遍了整个星城,还是没有万小姐的下落。”以管家为首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抬眼扫了一眼年轻东家的背影,推了推眼镜,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

“秦老头...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要你收工,否则……”

管家愣了一下,看着玻璃窗里映出的男人极其冷漠的眼神,仍然考虑继续。

“不然,他说他会亲自处理万小姐。和...肚子里的宝宝。”

秦兴成没有说话,而是“啪”的点燃了手中的香烟。火光中,颜军被烟雾弄得模糊不清。

沉默继续发酵,男人深吸一口烟,眯起眼睛。

良久,那人微弱的声音才散在烟雾中。

“那是我选的女人,我不会弄错的。”

……

在兴城郊区外,隐藏着小诊所。

手术室。

万宇终于躺在了手术台上,她的双腿被冰冷的机械固定住了,当她头顶上的手术灯亮起时,麻药针扎进了她的皮肤。

毕竟眼泪是顺着脸颊流下来的...

她的家人是对的。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既然你犯了错误,就不能再犯了。

但是...

这就是生活。

……

她紧咬着嘴唇,眼泪一滴一滴地从手术台上掉了下来。

医生对眼前的场景很正常,但他有明显的农村口音,不屑地说:“小小年纪,不怪自己,还以为男人会负责。最后,连医院都由他母亲陪着……”

医生接下来说了什么,万宇再也听不清楚了。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有点飘忽,然后,剪刀和纱布,包括最可怕的钳子,开始稍微消毒。

冰冷的金属闪着寒光,她用最后的意识窒息而死。

“医生...请温柔点,不要...让我的孩子伤得太重了……”

一片树叶飘过窗户。

他最终没有找到她。

万宇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有一片没有光的深海海底,周围是丰富而膨化的黑藻类。

在黑藻类的中间,有一个柔软的光球,就像一个透明的水母,包裹着一个柔软的婴儿。

婴儿蜷缩着嘴吮吸着手指,安详地睡着了。

突然,一个漩涡膨胀起来,黑海藻跳起舞来。我不知道巨大的钳子伸到了哪里,婴儿被压碎了,血流成河...

“啊——”

万宇在尖叫中醒来,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七年过去了,这样的噩梦依然萦绕在她的身边。她疲惫地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然后转向睡在她旁边的七岁儿子。

幸好我没有吵醒他。

婠婠起身,用被子盖住了星星空。手还没收回来,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闪了一下。

她顺手拿回手机,屏幕上有几条微信消息。

寄件人,霍元阳。

她的丈夫。

……

看了万宇发来的裸照和色情照片后,她把手机放在一边,没有理会。

她感到头很痛。自从嫁给霍元阳后,她再也没有睡过。相反,他之外的女人都喜欢用他的手机给她发这样的照片。

删了又删,经常有这样的信息进来,她也不理会。

然而,这一次她别无选择,只能忍气吞声。

因为这张照片里的女人是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梅。

星河酒店。

你不用猜霍元阳一般在哪里求女人。万宇直接按下楼梯,走向88楼的总统套房。

丁零-

咔,门开了,露出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的红脸和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夏梅,外面是谁——”

余梅光着脚,撅着嘴,松开了门把手,有些不高兴。“你的妻子。”

万宇穿着一件又长又薄的黑色风衣,她看起来又高又优雅。她不动声色,黑色高跟鞋走上前去,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径直走进卧室。

一张大床,丈夫霍元阳现在赤裸着上身,靠在床上悠闲地玩着手机,丝毫没有被抓被强奸时的尴尬。

“霍元阳,”万宇不带感情地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你能为你的手机设置一个密码吗?我厌倦了每天删除短信,你知道吗?”

说完,她把手机啪的一声拍在霍元阳干瘦的胸脯上,力道不轻,屏幕上依旧是刚才他们两人的合照。

男人明显被她伤害了,立刻从床上发火。

“万宇,你他妈的疯了!”

“我疯了吗?”面对霍元阳的狠毒模样,万宇没有退缩,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他,只是红了。

“放开你的手,我太脏了。”

霍元阳笑着说:“不管我们有多脏,都没有你脏,谁能在十八岁生孩子——谁能像你这么脏!”

万宇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每当霍元阳恼羞成怒的时候,她都会拿这件事来羞辱她。因为这是她生命中永远不会消失的阴霾,那个孩子-

这不是他的类型。

“你这么在乎,当初为什么要娶我?”万宇冷笑。

“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她真的知道,就说:“霍元阳,我现在就忍你,不用了!”

如果不是公公霍元阳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让她去做医疗,她也不会嫁给霍元阳。

当时公公并不介意儿子余兴空的存在,万宇也和霍元阳签订了协议婚姻,照顾霍老的病情。

为了给邢一个完整的家,她结婚了。这些年来,霍家也承诺会隐藏所有关于明星空生活的信息。

但当时她哪里知道,这些看似稳定的协议,在公公去世后都消失了,霍元阳竟然是这样一个坏人...

“你不用忍我,万。”每一个字似乎都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这个男人还很年轻,英俊的小麦脸上洋溢着冷冷的笑容——

“如果你迫不及待地想让你患有自闭症的儿子知道他是个私生子。”

婠婠听了,攥紧了拳头,站在不远处的美,忍不住笑了,把眼睛转过去。

指甲深深地卡在手掌里。

“好了,霍元阳,你尴尬了。”

愤怒到极点的是平静,万宇甚至笑了起来,她很少笑,此时她苍白的脸上的这种表情应该有一种别样的刺眼和冷艳。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说完,他弯下腰,拿起自己刚刚扔在自己爱情床上的手机,挺直了腰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砰-门被关上了。

夏梅挽着他的胳膊,吹着口哨,在门口闭上了眼睛。

“姐夫,你对你姐姐真好。她就是那样,你没有脾气。”

霍元阳哼了一声,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倒回到一张巨大豪华的床上。

“我有脾气,但是——我要发脾气给你。”

“我讨厌……”

……

万宇正开车回家。

现在是凌晨三点。别猜了。她出来后,之前上演的戏码会在那个房间里继续上演——不受她任何影响。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阵无力。

车辆缓缓行驶,经过市中心一片明亮深邃的蓝色“星河”时,她的手机亮了。

【余小姐,恭喜你通过面试。请在一小时内到达傅山。]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确认了里面的内容,忍不住居高临下。

真的是一份高强度、高报酬的工作,凌晨三点随叫随到。

婠婠重新调整了导航,小白轿跑车迅速奔向新地址。

所谓的山宅,就是盘踞在星城郊区山腰的私人城堡式独栋别墅。被茂密的松树覆盖,私密性很高。

即使在星城长大,她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白色双座轿跑车,沿着绕山公路一点点向上行驶。

这是荒芜和阴影,她的心感到寒冷,但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强烈。

终于到了傅山城堡。

她松了一口气,停下车,走了下来。

她转过身,回头看了看山脚下的夜景。

山下的整个星城绚丽明亮,天上的星星非常明亮。市中心整条街都是壮观的光海,从这个角度看就像一个长长的星系。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类似于俯视众生,高处不胜寒的悲凉孤独感,在她心里慢慢蔓延。

什么样的人会在这样的地方选择别墅的地址?

虽然是半夜三点,但别墅里的人并没有休息。一位穿着黑色西装、彬彬有礼的老管家正在给她指路。

“婉婉小姐,请你这么晚过来,好吗。”

“张叔叔,不客气。病人有什么紧急情况吗?”万宇的表情略显严肃。

“具体来说,你要读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老管家说,然后转身走上360度旋转楼梯。

婠婠跟着它,只觉得这个地方很古老,甚至有一层楼,但是很宽敞,而且有几十年没有百年,但是没有老的味道,而且越来越豪华端庄。

二楼是主卧室。

管家开门一推,婠婠立刻把目光放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床上的女人,苍白,长发,柔软如海藻。此刻静静地躺在那里相当美好。

她以前对这个女人有些了解。她就是拥有这座别墅的女人,患异食癖多年,认为吃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可以提升自己的生活。

起初,我吃蚂蚁。后来发现苍蝇比蚂蚁大,就开始吃苍蝇。

有一次我看到蜘蛛吃苍蝇,就开始生吃蜘蛛。

……

万宇听了管家的描述,头皮不自觉地麻木了。她只觉得今晚整个城堡和别墅的气氛很奇怪,更不用说还是那么奇怪了。

她设法冷静下来,咂了咂嘴。“那么她现在是……?”

“今晚,我们邵东笼子里的两只金丝雀不见了,然后...仆人看到了年轻女士嘴唇上的血迹和羽毛……”

万宇设法忍住了呕吐的冲动。

她甚至感到背部刺痛,凉风吹进了她的耳朵。如果她能逃脱,她肯定能逃脱。但是我没办法。霍元阳不给她钱。她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儿子。

而且我儿子的治疗费用越来越高。

“我,我知道,”万宇设法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并设法用“病人”的情感对待病床上的年轻漂亮的女人。

“我会处理的,那你尽量不要让她接触到活人……”

在说出“物体”这个词之前,万宇突然僵硬了。

头皮发麻,只觉得,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她的后脑勺。

“婠婠小姐,秦总说,治不好她,你就死定了。”

熟悉的姓氏,熟悉的霸道,空交错了七年的禁忌之后,大部分散落在她的脑中。

只有一个字“秦”,星城没有两个人。

万宇越来越平静下来。

“秦总,是谁?”

空在空中,没有人说话。

她没有动,但她也能感觉到房间里现在有很多人。

一股熟悉的麝香飘了上来,让她失去了理智。

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但万宇突然微笑着平静地说了话。

“如果我被治愈了呢?”

“做秦夫人吧。”

这次她得到的答案是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

空间有限,未完成。......

标题:“婚姻是骄傲总统的暖心妻子”。

有限的空间没有完成。点击继续阅读整本书↘ ↘ ↘ ↘.

【婚然心动,傲娇总裁的心尖妻】阅读全书